一点小毛病作者:佚名|时间:2022-06-18 17:29:03

  酒桌上,刘乡长的官儿最小,但他最活跃。一会儿和李县长称兄道弟,一会儿和财政局长比个头儿,一会儿拍着土地局长的肩膀叫老铁,甚至还称呼纪委刘书记“一家子”。


  这些人都是他的哥们儿,在酒场上,他们不论官位高低、年龄大小,都以兄弟相称,这种深情厚谊是他们长期“酒精沙场”磨炼出来的。




一点小毛病
 


  别看刘乡长官位不高,却能在官场行走自如,无论什么事,只要他出面,几乎没有办不成的。


  他在官场经营多年,结交的朋友都是呼风唤雨的高层,由于他有“晃而不倒,呕而不吐”的“特异功能”,所以领导们喝酒时都愿意带着他,关键时刻好让他保驾护航。


  于是,刘乡长便把自己的优点,淋漓尽致地发挥在酒桌上,见机行事,左右逢源,那种一口气连干数杯的豪爽,是任何官员都望尘莫及的。


  就像今天,他自告奋勇,替在座的各位高官连干三杯茅台,居然面不改色,大家拍手称赞。在高潮迭起时,纪委书记俯在他耳边说:“我知道你有点小毛病,可别影响酒量啊!改天我帮你处理。”


  正激情洋溢的刘乡长,听了书记的话,着实吓了一跳,激昂的情绪一落千丈,自己的毛病怎么会让纪委书记知道呢?难道有人告黑状?


  他的思维立即旋转起来,极力搜索记忆深处的种种劣迹。在他的记事本上,清楚地记载着经他办理的几件大事。


  第一件是于县长找他给开发商买三十公顷机动地,自己得的回扣仅是县长的千分之一,如果调查出来,县长的几十万就记在他的账面上,他都想为自己留一手,聪明绝顶的一县之长怎么会让这件事暴露呢?


  第二件是土地局长让他以宅基地名义批二十间厂房,他下发的只是乡里的批文,而且得到的好处和局长相比,也是九牛一毛。各种关系都是局长自己疏通的,这么大的事,精明的局长不会出错。


  第三件是民政局长找他帮忙买五千棵树,所有的批文都是林业局长按程序下发的,他只负责盖上乡政府的公章。局长得到的丰厚利润能买下一栋楼,而自己只挣点烧酒钱而已。两个局长都是叱咤官场的精英,每年进出资金上百万,绝不会在这几个小钱上出问题。


 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让纪检大人关注呢?刘乡长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头绪,只好把范围缩小。


  上个月和郑所长去洗桑拿,谈扶贫款五五分成之事,只有他二人知道,这掉脑袋的事儿,咋喝酒也不会泄露半句。


  前几天陪王书记去洗脚城,谈的都是女人。书记认为金屋藏娇是一种时尚,他掌握的情况具体又详细。他说,这种事大家都心照不宣,官场上纯属正常应酬,根本不算毛病。


  昨天在红玫瑰歌厅,进包房的都是官场上的“名将”,如果说这也算毛病的话,那些重量级人物的毛病岂不更大?


  刘乡长挖空心思也没找出引起人生疑的行迹。当县长歪歪斜斜地端酒时,他不假思索地接过来,一饮而尽。大家都说他豪爽,海量,这才是地方官的作风。


  刘乡长的思绪被掌声和喝彩声拉回现实。一向稳重的乡长,游移在酒场多年,从没失态,而今天却因张书记的一句耳语,削减了以往精心打造的美好形象,弄得精神恍惚、心神不宁。


  尽管春寒料峭,他却大汗淋漓,一会儿碰掉酒瓶,一会儿弄翻菜汤,在座的领导都说老刘今天反常,纪委书记更是直言不讳地嗔道:“不就有点小毛病吗?怕啥!”


  刘乡长扭曲着脸,期期艾艾地说:“我也没啥毛病啊,是哪个嚼我耳根?”


  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,书记又故意卖了半天关子,才悄声神秘地说:“我那儿有一种进口药,保准一针见效,还你男人雄风……”


  刘乡长惊讶得张大嘴巴,由于紧张而变苍白的脸上立刻泛起红晕,他忙不迭地抹去脸上的汗水,端起酒杯,连连道谢:“原来书记说的是我那点小毛病,不好意思,让书记费心了,改日一定登门拜谢!”


  望着刘乡长那尴尬又诙谐的表情,大家开怀不已。此时的酒已喝到高潮,县长提议:“等书记治好了刘乡长的小毛病,咱们再……哈哈……”大家心领神会,共同举杯——为老刘的康复干杯!


 

捉蝉 www.zhuochan.com | 苏ICP备14040489号-14
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 本站非赢利组织,为个人网站,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和交流,如无意间侵权,请联系告知,立马删除。